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百家乐网址代理
来源:网上转载

()(图文无关)

  2012年7月底,江西省南昌市发生了一桩颇具黑色幽默意味的强奸奇案。一位法学女硕士被一名搬运工用砍刀控制在自己的单身租屋长达5天,对方跟她讲述了自己的凄惨经历,还说自己已准备告别这个世界。女硕士一念之仁,放弃了最佳报警机会,没有用自己所熟知的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,而是企图通过真诚和善良来拯救他,拉他回正途。搬运工正是吃准了这点,一次又一次地凌辱和强奸了她。

  天使岂能对魔鬼讲人性?7月31日,当砍刀再次架在自己脖子上时,醒悟过来的女硕士终于报案了……

  神女无心郎多情,桥头守候空相思

  2012年7月26日凌晨1点多,金兰珠突然从睡梦中惊醒。她睁开眼睛一看,赫然发现床头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,手上还拿着一把长砍刀……

  男子上前一步,捂住金兰珠的嘴,眼睛一瞪,扬了扬砍刀,恐吓道:“不许叫,再叫我杀了你!”金兰珠连忙噤声。男子反手打开房间的灯,金兰珠定睛一看,无比惊讶地说:“段志明?段大哥?!”

  段志明,1970年4月生于浙江文成县。早先他在浙江经营一家物流公司。2011年年底,公司倒闭后,妻子与之离了婚,并带走了儿子。段志明心里憋着一口气,四处辗转打工,希望能东山再起。

  2012年3月,只有高中文化的段志明流落到江西南昌,应聘到一家搬家公司当了搬运工。为了省钱,他在湾里区一户私宅租了个单间。搬运工的活儿不好做,动不动受人白眼和轻视。这让从前当过老板的段志明,感觉十分憋屈。无从排遣的他常常借酒浇愁。

  推荐阅读:

  情欲撩拨 女教师岔开双腿坐到我身上

  初夜不见红成为丈夫侵犯侄女的借口

  援交女用裸照威胁老公 不离婚就让他失业

  豪宅里人性裂变:保姆大盗和她自尽的儿子

(图文无关)

  2012年5月的一天傍晚,天气炎热,段志明干完活回到家后,抓起昨天喝剩的半瓶酒出了门。门旁正好是座桥,桥头一左一右各有一个桥墩。段志明面朝河水,坐在桥墩上,愁肠满腹地喝起酒来。酒到浓时,他不免有些坐不稳。

  “呀,大哥,小心!”这时,一个好听的女声说道。段志明回头,身后站着一位漂亮的姑娘,正一脸善意地看着他……

  晚上,段志明回想着姑娘的模样,不禁想入非非。此后的傍晚,段志明总会有意无意坐在桥头,有时是为喝酒,有时纯粹枯等,只为能见上姑娘一面。

  一天,段志明如往常一样坐在桥头等,望着飘然而去的倩影,他忍耐不住地站起身跟了过去,想要找机会搭讪,没料到被发现了。“请问,你有什么事吗?”姑娘的语气里有一丝愠怒。“不要怕,我不是、不是坏人!”段志明急得直摆手。“我是,是桥头喝酒的那人。你还提醒过我,让我当心掉水里的。”段志明直挠耳朵。“哦,是你呀!那你跟着我干吗?”姑娘贝齿轻咬。“我没恶意的,就是想,想多看看你。”段志明憨直地说。姑娘看着他的窘态,“扑哧”一笑。

  那以后,姑娘在桥头碰上段志明后,总会对他笑笑,有时还停下来和他聊几句。一来二去,段志明得知姑娘叫金兰珠,1987年6月出生,本地人,硕士毕业后在南昌市区上班,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。能够和心中的女神近距离的说上话,段志明非常高兴。

(图文无关)

  5月月底的一天,段志明在家轮休。由于天突然下起了大雨,他担心金兰珠没有带伞,就一直注意着门口。晚上8点多,金兰珠的身影终于出现了,她果然没带伞,手上提着油和米,超市购物袋也装满东西。

  段志明见此情景,连忙撑起伞冲入雨中,接过她手中的东西,将她送回家。金兰珠非常感动,送给他一包单位吃饭时发的好烟。自那后,碰上段志明在桥头喝闷酒时,金兰珠就会陪他聊天排解。金兰珠的阳台灯坏掉时,她会找他来帮忙。段志明去她家时,他都会带些吃的或是女孩子喜欢的可爱小玩意儿。金兰珠脸上洋溢着的笑,让段志明误读了金兰珠是对自己也有好感的,在他心里,已然以金兰珠的准男友自居。

  7月是毕业季,段志明变得忙起来,他已经有些时日没有在桥头守候金兰珠了,他预备再攒点钱,买身好衣服,等到月底的时候体面地去表白。

  谁知7月24日那天,段志明在帮人搬家时,一不留神打碎了一只古花瓶,对方要他赔8000块钱。段志明蒙了,他被逼着扣下身份证、写下欠条去筹钱。更郁闷的是,搬家公司以此为由解雇了他。

  段志明闷闷不乐地回到租屋,来南昌卖苦力不到半年,哪有那么多钱?他懊恼得恨不得跳桥。这时,段志明突然想到了金兰珠,说不定她能帮帮他。

(图文无关)

  当晚,段志明坐在桥头等她。然而,当金兰珠听他诉说完原委后,很遗憾地表示自己才参加工作不久,家里又靠她补贴,她也没钱帮。段志明有些失望。但他也清楚她的情况,便提出让金兰珠陪他多聊会儿。

  不巧的是,金兰珠刚好最近在准备单位的重要考试,便再次委婉地拒绝了。望着她的背影,失望透顶的段志明一脚狠狠踹开租屋的门。自从物流公司倒闭后,妻儿不要他,漂泊在外的他没有哪天过得像个人样。好不容易因金兰珠有了对生活的一丝热望,没想到她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如此绝情。霎时,所有的不如意排山倒海地碾过他的心口,段志明想到了自杀。

  奈何与魔鬼交心,“拯救天使”再困狼口

  7月25日,段志明关掉手机,一个人静静写好遗书放入口袋后,出门买了瓶好酒。下午5点,他坐在桥头一边喝一边等金兰珠想见最后一面。6点10分,金兰珠出现了,让段志明血涌上头的是,他赫然发现金兰珠的身边竟然还有一个男人!两人说说笑笑地经过时,金兰珠都没有正眼看段志明一下。段志明气得七窍生烟,连日来积郁的压抑和诸多不如意,连同金兰珠的“薄情寡义”让他一时萌出一个罪恶的念头。

  7月26日凌晨,段志明从二楼阳台持刀摸进金兰珠的房间。他已打算好,如果碰上了她的男友,就先杀掉,强奸金兰珠后他再自杀。然而让段志明意外的是,房间内只有金兰珠一个人。

  听到金兰珠无知无觉地叫了一声段大哥,段志明的眼里闪过一丝内疚。但一想到自己已是将死之人,他的胆子便本能地大了起来。夏夜炎热,金兰珠身上只穿了一件薄睡裙,这让段志明不由得欲念难消,他扔掉手中的砍刀,猛地扑到金兰珠的身上,欲行不轨。

(图文无关)

  金兰珠拼尽全力又踢又蹬,哭喊着说:“段大哥,你不能这样对我啊,段大哥——”段志明不为所动,他一把将她的睡裙从肩膀处撕了一个大口子,眼看着就要被扒光,金兰珠突然厉声喝道:“段志明!我是学法学的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持刀入室强奸是重罪?!”

  段志明一听,颓然住手。金兰珠趁此机会猛地推开他,扑到门口,想要逃走。但段志明手长腿长,只一个转身就拉住了她,拦腰一抱,将她用力扔到床上。

  “你最好老实一点,我是一个马上要去死的人了。你把我惹毛了,我把你先奸后杀,然后我再自杀!不信,你自己看,我遗书都写好了。”段志明从口袋掏出遗书,在砍刀上敲了敲,递给金兰珠。

  为了稳住他,金兰珠颤抖着接过来,一共有三页纸,她很快扫了一遍,遗书的核心内容在于段志明认为自己是个失败的人,处处受困,没有尊严,活得不像个人样。在结尾处,金兰珠看到了他特地写给儿子的忏悔和嘱咐,她的心一下亮堂起来。一个即将要主动结束自己生命的人,心若是还有牵挂,就还有挽回的可能。

  “段大哥,失败后还可以站起来的,真的……”金兰珠克服住恐惧,尽量柔声地说道。“可我什么都没有了!我是个废物,天天受人冷眼的废物!”段志明越说越狂躁。死之前占有她一次再说!此念一出,他犹如一头疯狂的恶狼,再次扑到金兰珠身上,不顾她又抓又咬,残忍地将她给强奸了。

(图文无关)

  完事后,他发现床单上有点点处女落红,惊愕万分,酒也醒了大半。“你,你不是有男朋友么?”疼痛和屈辱让金兰珠根本说不出话来。她只是悲愤地紧紧盯着段志明,盯着昔日那个“乐于助人”的段大哥。

  段志明一下慌了,他一头跪在金兰珠的床前。“对不起!真的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是人,我不是人!”金兰珠没有理他。段志明站起身来,坐到金兰珠床边,金兰珠则远远地缩到墙角。“你不要害怕,我反正已经决定去死了,你放心,明天早上我就走,我会了结自己。”

  金兰珠见他又想要求死,还说过先奸后杀,为了保命,她便开始劝慰段志明。“你之前的物流公司做得那么大,说明你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,真的,你还要想想你儿子,你还那么年轻,完全可以从头再来……”

  见金兰珠处处为他说话,段志明便开始跟金兰珠讲了这些日子以来他全部的委屈和不如意。金兰珠听了,发现他也是可怜之人,之前也还帮过自己那么多次,便鼓励他振作起来。同时,她也跟段志明聊了自己的奋斗经历,期望通过真诚的交心能真正打动他。

  “你说的有道理,可我这样对你,若我明天放了你,你会不会报警?”段志明问金兰珠。为了尽快脱身,金兰珠果断地说:“只要你振作起来,不要轻生,真心悔改,我就不会报警。”段志明大受感动,说:“明天早上我就走。”两人一直聊到下半夜,最后段志明睡床的外边,金兰珠靠墙睡里面。一夜相安无事。

(图文无关)

  第二天一大早,金兰珠在混沌中醒来。这时,她发现睡在床外侧的段志明,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开!

  看来昨晚的劝解是有效的,危境解除的金兰珠这才一下放声痛哭。痛快哭完后,她强忍住浑身的疼痛,一步一挪,给自己倒了杯水喝。而当她走到镜子前时,这才发现,自己的眼睛和上嘴唇都是肿的,牙也掉了一两颗,胳膊、前胸后背上到处都是因反抗留下的淤青和红肿。金兰珠本能地对着镜子拍下了这些伤痕证据。

  折腾了一会,她又重新挪回床上躺下了。手机就在手旁,要不要报警?可要是传了出去,以后如何有脸面立足。段志明好像也真的只是一时糊涂,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,要不给他一条生路?金兰珠寻思着。

 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过了多久,金兰珠突然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!金兰珠的神经一紧,门开了,她支起身一看,段志明竟然回来了!金兰珠心中暗叫不好。

  真善碾作尘与泥,法学女硕士何不早醒

  段志明进来时,手上提着各种蔬菜和肉类,他以为金兰珠没醒,便自顾自地在厨房忙起来。做完后,段志明走过来叫金兰珠吃饭。在他的威逼下,金兰珠吃完后,段志明突然又“扑通”一声,重重向金兰珠跪下道歉:“我知道你心里恨我,但我昨晚是真的酒喝多了,你没有叫警察来抓我,你给了我活路。我现在回来是想补偿你,晚上我就走。我会自行了结或自首。”

  金兰珠便像昨天那样安慰了他几句。段志明则边聊边收拾碗筷,还打扫了房间,被血染脏的床单和被套他也一并洗干净晾着了。看到段志明的诚恳表现,金兰珠心中有些欣慰,看来拯救还是有效的。

  全部收拾好后,段志明又坐着和金兰珠聊天。

(图文无关)

  “其实,我来的第一个晚上,如果碰上你男朋友,我一定会先杀了他!”段志明一捏拳头。“我没男朋友。”金兰珠本能地否认。“那个送你回家的男人不是吗?”段志明反问。“那是我的同事。”金兰珠如实地说。

  段志明听了,心下暗自一喜。他便趁机向金兰珠表达了爱意:“我决定不去死了,我之前伤害了你,是我的不对,以后,我会用我的行动来爱护你。你是我想要活下去的唯一动力。”段志明说着,流下了眼泪。金兰珠不敢直接拒绝,迂回地说:“这样吧,我考虑一下。不过,晚上你能先回去吗?”段志明连连点头。

  两人一起吃了晚饭后,段志明此时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金兰珠也不敢催他,好在,两人相安无事地一直待到了7月29日早上。这期间段志明包揽了所有的活儿,尽全力想讨得金兰珠的欢心。原来,段志明是想通过这几天的亲密接触,来真正打动金兰珠,赢得她的心,这样他不仅不会坐牢,还能抱得美人归。

  段志明的转变,在金兰珠看来,却是拯救成功的一大步。只要他重新有求生的意愿,能诚心悔改,能自愿自首,她不妨用自己做饵,成功后她再抽身而退。

(图文无关)

  29日早上,金兰珠醒来时,看到段志明只穿了一条裤衩,他的胳膊和胸部还有自己咬伤、抓伤的紫痕。金兰珠突然想到,不管报不报警,先拍下来留一点证据也是好的。然而她刚拍了两张,就把段志明惊醒了。

  “你干什么?!”段志明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手机。“哦,我觉得你睡觉的样子很可爱,我就想拍拍。”段志明一听,高兴极了,连忙坐起身摆出各种姿势配合。见金兰珠夸自己可爱,段志明不由得浮想联翩,想着想着浑身便燥热起来。他再次来脱她的衣服,想强奸她。金兰珠苦苦哀求说,你不是说尊重我的吗,怎么又要这样呢?段志明不管那么多,还是扑了上来……

  7月30日凌晨四点多钟,段志明醒来后,看着身边的金兰珠,又忍耐不住兽欲,再一次强奸了金兰珠。每一次事毕,他都旧戏重演求原谅……30日整整一天,他依然挟持她在家中。为了让段志明放松警惕,金兰珠开始表现得很乖顺。

  7月31日上午,金兰珠要求段志明放她去上班:“我几天没上班了,无故旷工要被开除的,你放心,我肯定不会报警的。”为了表“真心”,段志明同意了。

(图文无关)

  获得自由的金兰珠心情非常复杂,一会想段志明可怜,他现在的犯罪只是一念之差,或许自己的善心能拯救他,而且自己被强奸的事传出去也不好,因此不想报警;一会又想到他挟持强奸自己的可怕模样,想到自己满身的伤痕,想报警。犹豫中,她神情恍惚地过了一上午。当同事问她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来上班时,她谎称大病了几天。

  终于挨到中午下班,金兰珠打算暂不报警,但她现在租的房子太偏太危险,段志明又熟悉,不管怎样,必须马上搬家。然而,当她下午回到家准备去收拾东西的时候,却发现段志明竟然还在她的屋里!

  段志明一见到金兰珠,很高兴,两大步迈过去“扑通”一声跪倒,从衣袋里掏出一大张纸,双手递上,说:“兰珠,这是我的道歉信。我向你忏悔。”

  金兰珠没有想到段志明竟还敢不走,可见他决心对自己纠缠到底了,她愤怒地一把将信推开,说:“你忏悔有用吗,你还不是想欺负我就欺负!”

  段志明突然站起身,拿起砍刀,一刀砍在自己手腕上,血霎时如泉涌。“兰珠,我向你赔罪,求你,求求你,不要报警!”金兰珠怕他失血过多而死,只得拿来毛巾,帮他系紧伤口。“你是关心我的,对吗?”段志明痴痴地望着她。金兰珠边敷衍边想着脱身之策。

  “怎么,你要搬家吗?我不让你搬!”段志明这时突然注意到了金兰珠在收拾整理东西,他一把将东西掀乱,蛮横地说,“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,你是我的!我的!你不准走!你说,你到底做不做我的女朋友?”

  说完,段志明一把勒住金兰珠的脖子,将砍刀架在她的脖子上。直到这时,金兰珠才真正意识到,她之前想要从内心来拯救段志明的想法,是多么的愚蠢和可笑。“做、我做,做你女朋友。”金兰珠感到脖子火辣辣的,如果自己再不假意答应,他可能真的会杀了自己。段志明这才放下刀。刀子已刨伤了金兰珠脖子一层表皮,她心中做出了决定,一定要寻机报警。

(图文无关)

  见金兰珠已变得驯服,段志明便带她出去吃晚饭,金兰珠提出约上好朋友王玉梅,段志明也同意了。三人一起吃了饭。当晚,金兰珠悄悄告诉了玉梅自己被强奸的事,两人趁段志明不备一起报了警。段志明发现不对,逃之夭夭。

  一个多月后,潜逃到江西赣州的段志明被捉拿归案。而当时金兰珠拍下的伤痕照片起了重要作用,成了控告段志明强奸的强有力证据。2013年1月,南昌市湾里区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判决:被告人段志明犯强奸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年。段志明不服此判决,提出上诉。目前,此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进行中。

  江西赣兴律师事务所衷震律师对此案进行点评说:面对持刀歹徒,金兰珠为保护自己,为拯救一颗迷失的灵魂也付出了善的努力,但身为法学硕士的她,在受到人身侵害后,应该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,而不是继续去当拯救天使。天使岂能对魔鬼讲人性?此案应引起人们深思。

  (文中人物除律师外,其余为化名)

  编辑/白秋芳

扫一扫,关注我们